张庆善在柬埔寨《红楼梦》译制研讨会上的发言

综艺节目 浏览(1274)



  在柬埔寨《红楼梦》译制研讨会上的发言

  张庆善

  《红楼梦》是中国最伟大古典小说,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和中国伟大的文学家鲁迅,都对《红楼梦》有过高度评价。

  毛泽东主席说,不读《红楼梦》,就不知道什么是封建社会!他还说《红楼梦》不读五遍没有发言权。

  鲁迅说:“至于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底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的确,《红楼梦》开创了中国古典文学的新时代,它优美的语言、神奇的结构、动人的故事、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博大精深的 文化内涵,为世人展示了一幅丰富多彩的中华民族的社会风俗画卷,打开了《红楼梦》艺术的大门,你就会进一步了解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

  《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大约距今300多年前,即中国清朝乾隆年间,曹雪芹出生在中国的南京,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他的生卒年月,只能大致推断,曹雪芹大约生于1715年之后至1724年之前,卒于1763年或1764年,活了四十岁或四十多岁。

  

  曹雪芹出生在一个与满清贵族、满清皇帝有着密切关系的江南织造世家。他的曾祖母是清王朝入关后第二个皇帝康熙的保姆,曹家也因此就与清朝的最高统治者建立起非同一般的关系。在康熙皇帝的关照下,曹家在南京担任江宁织造达五十八年之久,是名重一时的江南望族。

  当年康熙皇帝六次南巡,曹寅就接驾了四次。曹家的繁华兴盛在康熙时代达到了顶峰。但任何事情总是有两面性,好便是了,了便是好。曹家四次接驾,虽然争得了无限的风光,也埋下了败落的根源。什么根源,就是亏空。

  果然在雍正五年(1727)年底,失去康熙皇帝保护的曹家就因亏空而被抄家,近六十年的江南曹家从此一败涂地。曹雪芹家败落的时候,曹雪芹可能十二三岁,或者是五六岁。雍正六年(1728)春夏之交他跟随着祖母回到了北京。

  从一个皇亲国戚的公子哥儿,变成了落魄的文人,这巨大的反差,无疑会给曹雪芹的生活和思想产生重要的影响。从大家贵族的子弟一夜之间跌入社会底层,其对世态炎凉的感受,自非常人可比。

  多少年后,他的朋友敦诚、敦敏在与曹雪芹交往时还常常提到“扬州旧梦久已觉”“秦淮风月忆繁华”,江南曹家的繁华兴盛与衰落,都在曹雪芹的心中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这也是他创作《红楼梦》的主要动因与创作素材的来源。

  毫无疑问,没有江南曹家繁华兴盛及其衰落的生活,曹雪芹是写不出《红楼梦》的,是写不出大观园的。当然,光有对生活的深刻感受还是不够的,还要有才华。曹雪芹就是一个具有非凡才华的天才,所以他才能写出“传神文笔足千秋”的《红楼梦》。

  

  那么,《红楼梦》是什么样的小说呢?

  我认为《红楼梦》主要是描写了一个贵族家庭的生活及其衰落,而伴随着这个贵族大家庭的衰落,深刻地描写了以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为代表的青年男女特别是女儿的生活悲剧、婚姻悲剧、爱情悲剧、人生悲剧,以及人情世故、世态炎凉。

  通过封建贵族家庭生活的描写,表达了作者曹雪芹对社会、对人生、对人性、对人的思考,表达了他对假恶丑的鞭笞,对真善美的追求。从这个意义上说,《红楼梦》是一部人情小说,是一部探索人生的小说,《红楼梦》就是曹雪芹人生体验的结晶。

  我们看《红楼梦》,会发现《红楼梦》的故事实际上是有两条线索在交织地发展,一条是家族的衰落,一条是年轻人的悲剧,这二者并不是截然分开的,而是有机地交织在一起。

  说到家族的衰落,《红楼梦》一开始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贾府,就已经是处于衰落的趋势。《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他说:“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来了。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的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冷子兴在这里说的原因,正是一个贵族家庭衰亡的重要内因,概括起来:一是经济上坐吃山空;二是一代不如一代,后继无人;三是家族内部的矛盾。

  探春在抄检大观园的时候,就痛苦地说:“可知这样大族之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四是教育的失败,这在《红楼梦》第九回贾宝玉的小厮茗烟大闹学堂中已描写的清清楚楚了。正是这些原因,导致了一个封建贵族家庭的败落。《红楼梦》在这方面的描写,生动而深刻。王熙凤的贪婪狠毒,贾政的迂腐,贾赦的荒淫,贾母的安富尊荣,一味子高乐等等,这样的贵族家庭还能不败么!

  作者曹雪芹虽然也流露出对家族败落的伤感与无奈,但他的如椽之笔,还是无情地写出了这样的贵族家庭、这样的社会,不配有更好的命运。

  在展现贵族家庭的衰落过程中,作者还在广泛的领域展现了封建社会特别是一个贵族之家的风貌和世态人情。人们常把《红楼梦》比作百科全书,《红楼梦》确实如同一座艺术的宝库,其中似乎什么都有:诗词歌赋、对联扁额、酒令灯谜、说书笑话、琴棋书画以及服饰、建筑、园林、美食、戏曲,游艺以及等等包罗万象,中华文化在《红楼梦》中可谓应有尽有,《红楼梦》真是一座伟大的艺术宝库。

  伴随着贵族家庭的衰落,《红楼梦》中还为我们揭示了一批年轻人的悲剧,特别是年轻女儿的悲剧。宝黛爱情无疑是《红楼梦》中最感人的故事。同以往的古典小说描写爱情都不一样,宝玉黛玉的爱情,是建立在共同的思想基础之上的爱,是建立在彼此心心相印基础之上的爱。

  黛玉的丫鬟紫娟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说的就是宝黛爱情。这不仅在那个时代,即使是千秋万代,这也是男女爱情的真谛。因此几百年来,宝黛爱情成为忠贞、痴情、生死不渝的同名词。

  

  看《红楼梦》,我们常常看到黛玉流泪了,宝黛生气了,这是爱情过程中的彼此试探。特别是黛玉,面临着金玉良缘的巨大压力,她有不安全感,她要宝玉的真心,她要放心。这无疑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令人神往。然而,结果却是悲剧。曹雪芹真忍心让两个美好的主人公走向了爱情的坟墓,

  我认为解读《红楼梦》的一大关键就是认识贾宝玉。贾宝玉是人们非常喜欢的人物,姑娘们喜欢他,小伙子也喜欢他。在他的身上,有两个东西是非常珍贵的,一是率真,二是情真。

  在《红楼梦》中,除林黛玉和他的小厮茗烟外,其他人都理解不了贾宝玉,这包括他的祖母、他的父母,以及周围的许多人。贾宝玉的言行举止,确实与那个时代格格不入,不合时宜。他不是封建社会需要的接班人,而是封建贵族家庭的掘墓人。作者塑造了这么一个人物形象,表达了对自由的向往,对平等的向往,对未来的向往。

  然而,贾宝玉无疑是《红楼梦》中最具有悲剧色彩的人物。鲁迅说:“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之者,独宝玉而已。”宝玉是那样的善良,是那样的多情。他虽然是一个多情公子,但他的情感是纯洁的,因而他可爱。但就是这样的贾宝玉,却每每地看到死亡,而面对一个一个他心爱的姐姐妹妹的悲剧,他除了愤怒、悲伤,只有无可奈何,这更加大了他的悲剧。

  

  无论是宝玉的率真,黛玉的情痴,宝钗的城府,凤姐的泼辣……曹雪芹的伟大就在于他写的那样生动逼真,这些活生生的人物就像是我们的生活中曾经遇到过的人物一样一样。那种人情世故,那种世态炎凉,那样的人,那样的事,似乎在我们的生活中都有所经历。

  《红楼梦》的伟大,还在于它艺术上取得的伟大成就,诸如生动的人物塑造、独特的叙述视角、神奇的布局结构、鲜活的语言艺术等等,为中国小说的发展建立起新的典范,开辟了中国文学发展的新纪元。毫无疑问,《红楼梦》是中国最伟大的古典小说,它和唐诗宋词元曲一样,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巨大贡献。

  在《红楼梦》传播史上,1987年播出的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可以说超过了以往任何艺术形式的改编,这是因为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确实拍的好,因此三十多年来,这部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在中国一直受到人们的喜爱,成为文学经典改编的经典。

  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成功:在于导演好,剧本改编的好,演员表演的好,音乐好。王扶林导演坚持忠实于原著的原则,对剧本的把握,对角色的把握十分准确,演员的挑选非常成功。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演员表演非常出色,不是一两个演员表演的好,而是一批演员表演的好,在座的就有贾宝玉的扮演者欧阳奋强、惜春的扮演者胡泽红、袭人的扮演者袁枚,他们的表演都非常精彩,至今三十多年了,他们创造的艺术形象还深深地留在亿万中国人的心里。

  

  特别是欧阳奋强先生塑造的贾宝玉的形象极为成功。在这部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中,天上不只是掉下个林妹妹,更是掉下个宝哥哥。欧阳奋强创造的贾宝玉形象,是《红楼梦》改编史上的一个惊喜,是个了不起的成功,在中国艺术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在这之前,还没有一个男演员扮演的贾宝玉能取得大家一致的认可,而欧阳奋强生动地演出了贾宝玉的率真、率性和可爱,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衷心希望,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也能受到柬埔寨人民的喜爱,为增进中柬两国人民的友谊作出积极的贡献。

  谢谢各位!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欧阳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