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任达华遇袭,回顾港台演艺圈暴力往事

动漫推荐 浏览(1932)

  吃瓜的万小刀

  从任达华遇袭,回顾港台演艺圈暴力往事

  作者:亚蒙、万小刀

  一、

  今天(7月20日)上午,香港著名影星任达华在广东中山参加某品牌商业活动被袭,腹部和手指受伤。

  事件发生不到一小时,微博热搜就破千万。

  从任达华遇袭,回顾港台演艺圈暴力往事

  出事后,任达华临危不乱,送院后也无大碍,行凶者也已被警方控制,总算令公众松了口气。但同时,主办方现场处理失当,保安没迅速阻止行凶者,当事人就诊信息被公开,甚至任达华本人在群里求助时,只被发来医院定位等举动,也饱受舆论批评。

  风波之余,任达华其人,更是备受议论。

  先前,他刚凭《破冰行动》的“赵嘉良”一角圈了不少粉。

  现实中还参与了警方的逮捕行动。

  何况他的兄长任达荣,早在1996年就出任香港警队总警司,和首位华人警察机动部队(PTU)训练学校校长,2007年晋升警务处副处长(分管行动,即DCP)后,更有权直接调动飞虎队……

  但更传奇的,莫过于兄弟俩的父亲,曾在警界担任高级警长的任锦球。

  二、

  1969年3月24日,任锦球登上水警轮MD29号,代替同事执行海面巡逻任务。当晚,他是该轮的最高负责人。

  船上,任锦球的一位下属名叫李秀成,因此人脾气火爆,说话又如打鼓般响亮,故有外号“打鼓成”。

  执勤期间,因有同事取笑“打鼓成”被戴绿帽,竟突然发狂,跑去枪房拿起一短两长的枪支,到处乱枪扫射,酿成二死七伤的悲剧。

  任锦球是首位牺牲者。死因是前额中枪。

  “打鼓成”最终被捕,被判入精神病院,十几年后就被释放。但对当时不过十几岁的任达荣、任达华兄弟来说,却是难以抚平的丧父之痛。

  好在兄弟俩也争气。任达荣承父遗志,考入警队,不断升迁;任达华则投身银幕,从无线艺员训练班起步,一路熬成金像影帝。

  在电影里,任达华也曾两次“突然遇袭”。一次是《古惑仔之只手遮天》(1996),洪兴大佬蒋天生,在荷兰被枪杀;

  另一次是《非常突然》(1999),重案组老大街上给劫匪打死。

  90年代,任达华在港片里的角色以反派居多,甚至林过云(《羔羊医生》)、叶继欢(《悍匪》)、张子强(《惊天大贼王》)和崩牙驹(《濠江风云》)等都照演不误——换句话说,当时香港演艺圈,没人比任达华更擅演“重犯”!

  为什么都找他?很简单,他哥哥已经在警界有那么大的权力,任达华演这类角色再多,原型的手下或党羽都不敢找剧组的麻烦。

  但并不是谁都能像任达华那般幸运。演艺圈“涉黑”的突发事件,早在80年代初的台湾地区就已陷入恶化。

  三、

  1981年,台湾地区先后发生“天厨餐厅喋血事件”与“法庭大厦血案”两起震惊社会的事件,背后都指向同一人。

  武侠片大师张彻的第一代门生,人称“独臂刀王”的影星王羽。

  从任达华遇袭,回顾港台演艺圈暴力往事

  李小龙和王羽

  早在1967年,他主演的《独臂刀》就在香港突破百万票房纪录。69~70年,他更凭《独臂刀王》和《龙虎斗》蝉联香港华语片年度票房冠军,可以说是香港电影史上最早的“阳刚偶像”。

  70年代中期,王羽赴台湾地区发展,成为当地帮派“竹联帮”成员之一。后来因为赌场纠纷,王羽跟另一帮派“四海帮”老大刘伟民结下梁子,“四海帮”直接放话:要给王羽一点颜色看看。

  1981年1月10日,“四海帮”收到消息,称王羽现身天厨饭店,马上派五名手下去堵他,结果引起一系列突发事件:

  见到王羽后,“四海帮”成员警告王羽以后不要乱讲话,说完顺手赏了王羽一巴掌。王则以左手挡开,接着拿出一把银灰色的白朗宁手枪;

  四海帮成员见状,双手把王羽手枪打掉,其他帮众随后分持扁钻、开山刀加入斗殴,王羽身中七刀,所幸仍得以夺门脱身。

  这就是近40年来,华人演艺圈首宗明星被伤害案。

  其后王羽为该案出庭作证,却在法庭走廊被“飞鹰帮”成员刘台生拦下。刘台生本想参与和解,但王羽以“飞鹰帮”没资格管“竹联帮”事务为由对其斥责,双方越闹越大,结果本是来给王羽打气的“竹联帮”成员,用扁钻刺入刘台生左胸,再次酿成血案...

  两起案件收场,是王羽先以“涉及法庭大厦教唆行凶案”,被判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到二审时减为八个月,最后才以“没有积极证据足以证明他教唆行凶”被判无罪,但除了身上七处刀伤,就是被台湾当局禁止出境,演艺生涯也一落千丈。

  然而,在这之前两年,王羽却又利用自己的黑道背景,帮一位演艺圈好友解决了另一起“江湖纠纷”。

  四、

  1979年,号召力如日中天的成龙,打算离开“干爹”罗维去嘉禾拍戏。但眼见要失去“摇钱树”,罗维怎会善罢甘休?

  为嘉禾拍摄《师弟出马》期间,某日成龙收工时,突然被三个黑社会人物扣住并押上车,当时他能做的,只是把双手举高,表示他会“配合”。

  后来成龙才知道,押走他的人是香港“三合会”成员。而这群人正是受罗维指使。

  当时,罗维为了让成龙同意继续给他拍戏,还这样说:我不能保证我那些“朋友”们有多少限度的耐心。

  后来,当“三合会”再来找成龙要“答案”时,说话更不客气:如果你不答应,对你的事业将会是个很不智的决定……对你的命可能也是。

  所以这样的情形,最终也正是王羽“以黑制黑”,想办法让三合会、罗维跟嘉禾打达成和平协议,同时成龙也“躲”去美国拍戏,事情才没恶化下去。

  但这起事件却也证明一点,早在40年前,娱乐圈的“遇袭”事件也屡见不鲜,而且艺人的安全也无法得到保障。

  五、

  但如果说王羽因为黑道背景,有些“咎由自取”之意,接下来这位同样被突然袭击的台湾艺人,就显得更无奈些。

  这就是人称“青蛙王子”的歌星高凌风。

  从任达华遇袭,回顾港台演艺圈暴力往事

  1983年某次秀场演唱,他因夜总会没按合约给够酬劳而罢唱,结果得罪了“竹联帮”堂主董桂森。为了躲避黑道,高凌风躲到台南,还找当时被列为“台湾十大枪击要犯”之一的杨双伍求助。

  作为交换条件,高凌风承诺“以后来台南作秀,都包给杨双伍。”

  结果承诺还没兑现完,高凌风就因为接了台南另一夜总会的秀,把杨双伍也给得罪了。结果杨双伍给高凌风打电话,只有一句警告:你真的来南部作秀了。

  这就是动手的信号。

  1983年4月2日下午,高凌风在高雄蓝宝石歌厅做完秀,就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被枪击,右大腿遭枪伤。

  被送进医院后,由于子弹是从大腿后面射入,医生先从后面的弹洞挖起,但怎么都找不到子弹。足足几小时后,医生改由大腿前面切开伤口,结果子弹就掉了出来——原来已经穿到了前部。

  只是高凌风不仅在手术室里惨叫了几个小时,后来这起案件还被罗大佑写进了《现象七十二变》的歌词里:

  有人在黑夜之中枪杀歌手。

  六、

  踏入90年代,台湾地区黑道又打起了香港艺人的主意。毕竟那个时代,香港电影在台湾市场拥有连好莱坞都难企及的票房和观影人次,能抢到香港艺人的档期,就意味抢到了整个东南亚票房市场的大钱。

  但要抢到,就必须“速战速决”。这回,黑道的目标是梁家辉。

  多年后,梁家辉回忆:

  当时我们刚到越南(拍摄《情人》)后,台湾就有一部片子突然打电话过来让我立刻到菲律宾补戏,但那个时候我已经正式入组了,不能随便离开。 好不容易到了菲律宾补拍完,又碰上海湾战争,所有航班都取消了,根本没办法按时回到越南,根据合约我要赔偿一笔天文数字,我争取了很多方面的朋友帮忙,最后嘉禾的老板安排了私人飞机,让我可以经中国香港到泰国,但是到了泰国以后,私人飞机都不能再往南飞,因为越南在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封闭的国家,私人飞机要过境的话,也要提前三个月申请。 最后我在泰国留了两天,经过越南那边的军方安排,才按时到达越南机场,十点钟到现场,没有违反合约。

  为什么梁家辉说“好不容易”?因为传闻,当时台湾黑道追到了越南,趁他收工休息时,硬生生把他“押”去菲律宾,整个过程完全是“突然袭击”。

  这部戏,就是大名鼎鼎的《火烧岛》。

  而且那场戏因为同时有成龙、洪金宝和刘德华在现场,难怪硬抢都要把梁家辉从越南“抢”回来。而对梁家辉来说,这次经历跟“遇袭”也没差别了。

  既然当时港台演艺圈行情之好,让台湾黑道对艺人屡次“袭击”,香港的黑社会当然也“不甘落后”。而且尽管年份稍晚,但震撼程度却几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七、

  首当其冲,就是1989年绑架刘嘉玲的“裸照事件”。

  这同样称得上是华语演艺圈30年来,首宗女星遇袭的重大事件。

  最后摆平这件事的,则是“东星骆驼”陈惠敏,连带照片也还给了当时刘嘉玲的男友梁朝伟。

  该案的具体事过程,相信不少看官也都有所了解。但殊不知,它却成为香港演艺圈“突然遇袭”的开始。

  最触目惊心的,就是92到93年一连串突发的影圈暴力事件:先是《家有喜事》底片险遭抢劫,再是电影公司老板,兼李连杰经纪人蔡子明在公司门口遭枪杀,又到梅艳芳在夜总会遭另一电影公司老板黄朗维掌掴,随后黄朗维突然遇袭入院,又突然在医院遭枪杀,最后连疑似跟该案有关的“湾仔之虎”陈耀兴,也在澳门赛车后突然在车内遭射杀……

  但最典型的,还是突然掏出枪威胁艺人或其经纪人,其中一位最受其害的,就是天王刘德华。

  90年代初,刘德华的经纪人是“艺能”老板张国忠。他就曾说过,当时曾有来路不明之人找上他的写字楼,突然在腰间露出一支疑似枪械的东西,并直言要刘德华的档期拍戏。

  面对这等“突袭”,刘德华最终只能答应接拍这部戏,但当时他接受记者采访的回应,已感到无奈。

  记者:当时这些(被威胁)事是如何处理的呢?

  刘德华:我不知道,报了警吧。结果我也接了这部戏。

  记者:为什么你会接这部戏呢?是不是因为怕他们?

  记者:当时的感受是怎样呢?

  刘德华:没有感受。我将自己摆在一个演员的位置,那我就会很用心地去拍好这部戏……

  记者:能不能详细说说你过去曾在什么情况下被人威胁呢?

  刘德华:就是一些无聊的恐吓吧,不是那种很直接的威胁。比如他们会打电话到我家然后留下号码,再叫我爸去找我,而那些电话通常是殡仪馆的号码。甚至连我上TVB任何一个节目的时候,他们都会打电话到这节目的控制室,然后通知我:刘德华你千万别出门口,会有人打你的!但这些事却没有真真正正地实现过,走出去时我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打,但我现在坐在这里很安全,所以我觉得那是假的,但有些小女生可能就不懂,像有些刚刚做助导什么的,她们因担心我,所以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电影《冲击天子门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拍的。

  从任达华遇袭,回顾港台演艺圈暴力往事

  但那个时期,“遇袭”又岂止刘天王?要说更突然,还要数到“发哥”周润发。

  八、

  1995年,周润发拍完《和平饭店》之后,结束了跟老东家“金公主”的合约。由于没有大靠山在背后撑腰,随之而来就是一些黑道要周润发给他们拍戏。

  起初,发哥当然拒绝了这些要求,但由于在香港没有经纪公司,所以直接由发嫂出面推掉。但某天清晨六点,发哥家里的院子竟突然被扔进一只被砍下来的猫头,令两夫妇大惊失色。结果发哥天没亮就打电话给身在美国的经纪人张家振,一边说要报警,另一边说要来好莱坞发展……

  所以,发哥当时义无反顾离开香港去好莱坞拍戏,其实也是被这些突然的“袭击”给逼走的。

  九、

  起起伏伏,风风雨雨,这些曾经令港台演艺圈人人自危的“遇袭”事件,终于随着香港电影的没落而归于沉寂。但始终令人想不到,在9102年的今天,尽管已跟“黑社会”没什么关系,艺人的人身安全却仍然得不到真正的保障。

  尤其光天化日之下,歹徒用利器捅伤任达华,论可怕程度,跟当年黑社会入侵演艺圈的种种行径相比,实无本质差别。

  更何况,当年黑社会即使伤及艺人,还会预先“警告”,但这起事件,伤人者毫无预料,这更令人防不胜防。

  目前还不清楚行凶者的动机,在此不妄加揣测,静等官方调查结果。

  最后,祝任达华早日康复,也盼望演艺圈不再上演这等可怕的暴力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