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9+5组+阿洋洋+《学习之道》读书笔记

动漫推荐 浏览(764)



  

  在教学中,我经常给学生说,学习的过程其实就是同两样东西做斗争的过程,一是遗忘,另一个是错误。

  有的学生也听话照做了,但学习的效果却不尽如意。为什么?

  先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说到复习,他们就翻开课本,重新读一遍上面的文字或者笔记;说起复习错题,他们就把错题再看一遍,然后就觉得:恩,这题我会了,过!下一个,下一个,很快就看完了……

  这就是在学习中常见的一种能力错觉现象。这种蜻蜓点水式的复习回顾,并没有在你的记忆中留下痕迹,因此也就不能转化成你真正的能力。

  所以,有很多人求知若渴,也费时费力,却没学到什么东西。

  著名的心理学家兼记忆专家艾伦·巴德利写到:“只有用对了学习策略,求知心才不会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怎样避免这种能力错觉呢?

  在学习中进行回想,也就是让大脑提取关键概念,而非通过重复阅读被动地获取知识。

  读一遍,然后拿开,看看自己能回忆多少,同时试着去理解你正在回忆的内容,然后再重读概念,再试着回忆,如此循环。在练习的最后,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仅凭这样简单的回想,就能大幅度地增进你对概念的认识。

  而对于那些错题,不要看答案,而是自己独立做一遍,再对照答案,看有哪些漏洞。

  还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很多人在学习、看书时喜欢划重点和标下划线,但这不仅效率低下,而且还会被误导。画线的动作会让你欺骗自己大脑在工作,其实只是手在动而已。

  有效的做法是,做标记前,要先训练自己找到主要观点,并把所做标记数量降到最少—一句话就行了,最多不要超过一个自然段。在留白区域记下总结好的关键概念也是个好办法。

  而且读完一个章节,最好是合上书自己回忆一下脑中到底记住了多少。

  需要提醒的是,别扔太久才去回想,那样每次都得从头开始,最好是24小时内就回想一下,这样有助于巩固,也能发现自己的漏洞。

  要不断回顾,直到变成永久记忆;要不断练习,直到成为你的第二天性。

  相同时间内,回顾和练习,能让学到的内容和深度都超过其他方法。这个过程会显得枯燥,但却是必须的。了解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就会不觉得那么枯燥了。

  学习中,还有一种普遍的能力错觉,就是仅仅因为成功解题会带来良好的自我感觉,你就不断去练习一个已经会用的技巧,这也被称为过度学习。

  只关注一个技巧,就像是木匠学徒只会用锤子一种工具。一段时间后,还以为不管什么疑难杂症,只要一锤子下去都能解决。

  但实际上,要掌握一门新学科,是要学会挑选使用恰当的解题技巧。唯一的途径就是去练习各种题目,运用不同技巧解决这些问题。

  举例来说,往往书中某章节会专讲一个特定的技巧,所以当你翻到那部分,你就已经知道这章题目中要使用何种技巧了,所以要尽可能地穿插混合着学习。

  可以制作一些索引卡片,问题写在一面,解题步骤写在另一面,然后洗牌,随机抽一张检测回顾;也打开书本,任选一页做上面的题目。

  查理·芒格说过一句经典的话:在手里拿着一把锤子的人眼中,世界就像一个钉子。

  工作和生活中,大多人总试图以一种思维模型来解决问题,而其思维往往只来自某一专业学科,但是为了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你必须知道各种重要学科的重要理论,建立自己的多元思维体系和框架。

  96

  阿洋洋的小世界与大梦想

  2019.07.30 07:52

  字数 1263

  

  在教学中,我经常给学生说,学习的过程其实就是同两样东西做斗争的过程,一是遗忘,另一个是错误。

  有的学生也听话照做了,但学习的效果却不尽如意。为什么?

  先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说到复习,他们就翻开课本,重新读一遍上面的文字或者笔记;说起复习错题,他们就把错题再看一遍,然后就觉得:恩,这题我会了,过!下一个,下一个,很快就看完了……

  这就是在学习中常见的一种能力错觉现象。这种蜻蜓点水式的复习回顾,并没有在你的记忆中留下痕迹,因此也就不能转化成你真正的能力。

  所以,有很多人求知若渴,也费时费力,却没学到什么东西。

  著名的心理学家兼记忆专家艾伦·巴德利写到:“只有用对了学习策略,求知心才不会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怎样避免这种能力错觉呢?

  在学习中进行回想,也就是让大脑提取关键概念,而非通过重复阅读被动地获取知识。

  读一遍,然后拿开,看看自己能回忆多少,同时试着去理解你正在回忆的内容,然后再重读概念,再试着回忆,如此循环。在练习的最后,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仅凭这样简单的回想,就能大幅度地增进你对概念的认识。

  而对于那些错题,不要看答案,而是自己独立做一遍,再对照答案,看有哪些漏洞。

  还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很多人在学习、看书时喜欢划重点和标下划线,但这不仅效率低下,而且还会被误导。画线的动作会让你欺骗自己大脑在工作,其实只是手在动而已。

  有效的做法是,做标记前,要先训练自己找到主要观点,并把所做标记数量降到最少—一句话就行了,最多不要超过一个自然段。在留白区域记下总结好的关键概念也是个好办法。

  而且读完一个章节,最好是合上书自己回忆一下脑中到底记住了多少。

  需要提醒的是,别扔太久才去回想,那样每次都得从头开始,最好是24小时内就回想一下,这样有助于巩固,也能发现自己的漏洞。

  要不断回顾,直到变成永久记忆;要不断练习,直到成为你的第二天性。

  相同时间内,回顾和练习,能让学到的内容和深度都超过其他方法。这个过程会显得枯燥,但却是必须的。了解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就会不觉得那么枯燥了。

  学习中,还有一种普遍的能力错觉,就是仅仅因为成功解题会带来良好的自我感觉,你就不断去练习一个已经会用的技巧,这也被称为过度学习。

  只关注一个技巧,就像是木匠学徒只会用锤子一种工具。一段时间后,还以为不管什么疑难杂症,只要一锤子下去都能解决。

  但实际上,要掌握一门新学科,是要学会挑选使用恰当的解题技巧。唯一的途径就是去练习各种题目,运用不同技巧解决这些问题。

  举例来说,往往书中某章节会专讲一个特定的技巧,所以当你翻到那部分,你就已经知道这章题目中要使用何种技巧了,所以要尽可能地穿插混合着学习。

  可以制作一些索引卡片,问题写在一面,解题步骤写在另一面,然后洗牌,随机抽一张检测回顾;也打开书本,任选一页做上面的题目。

  查理·芒格说过一句经典的话:在手里拿着一把锤子的人眼中,世界就像一个钉子。

  工作和生活中,大多人总试图以一种思维模型来解决问题,而其思维往往只来自某一专业学科,但是为了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你必须知道各种重要学科的重要理论,建立自己的多元思维体系和框架。

  

  在教学中,我经常给学生说,学习的过程其实就是同两样东西做斗争的过程,一是遗忘,另一个是错误。

  有的学生也听话照做了,但学习的效果却不尽如意。为什么?

  先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说到复习,他们就翻开课本,重新读一遍上面的文字或者笔记;说起复习错题,他们就把错题再看一遍,然后就觉得:恩,这题我会了,过!下一个,下一个,很快就看完了……

  这就是在学习中常见的一种能力错觉现象。这种蜻蜓点水式的复习回顾,并没有在你的记忆中留下痕迹,因此也就不能转化成你真正的能力。

  所以,有很多人求知若渴,也费时费力,却没学到什么东西。

  著名的心理学家兼记忆专家艾伦·巴德利写到:“只有用对了学习策略,求知心才不会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怎样避免这种能力错觉呢?

  在学习中进行回想,也就是让大脑提取关键概念,而非通过重复阅读被动地获取知识。

  读一遍,然后拿开,看看自己能回忆多少,同时试着去理解你正在回忆的内容,然后再重读概念,再试着回忆,如此循环。在练习的最后,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仅凭这样简单的回想,就能大幅度地增进你对概念的认识。

  而对于那些错题,不要看答案,而是自己独立做一遍,再对照答案,看有哪些漏洞。

  还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很多人在学习、看书时喜欢划重点和标下划线,但这不仅效率低下,而且还会被误导。画线的动作会让你欺骗自己大脑在工作,其实只是手在动而已。

  有效的做法是,做标记前,要先训练自己找到主要观点,并把所做标记数量降到最少—一句话就行了,最多不要超过一个自然段。在留白区域记下总结好的关键概念也是个好办法。

  而且读完一个章节,最好是合上书自己回忆一下脑中到底记住了多少。

  需要提醒的是,别扔太久才去回想,那样每次都得从头开始,最好是24小时内就回想一下,这样有助于巩固,也能发现自己的漏洞。

  要不断回顾,直到变成永久记忆;要不断练习,直到成为你的第二天性。

  相同时间内,回顾和练习,能让学到的内容和深度都超过其他方法。这个过程会显得枯燥,但却是必须的。了解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就会不觉得那么枯燥了。

  学习中,还有一种普遍的能力错觉,就是仅仅因为成功解题会带来良好的自我感觉,你就不断去练习一个已经会用的技巧,这也被称为过度学习。

  只关注一个技巧,就像是木匠学徒只会用锤子一种工具。一段时间后,还以为不管什么疑难杂症,只要一锤子下去都能解决。

  但实际上,要掌握一门新学科,是要学会挑选使用恰当的解题技巧。唯一的途径就是去练习各种题目,运用不同技巧解决这些问题。

  举例来说,往往书中某章节会专讲一个特定的技巧,所以当你翻到那部分,你就已经知道这章题目中要使用何种技巧了,所以要尽可能地穿插混合着学习。

  可以制作一些索引卡片,问题写在一面,解题步骤写在另一面,然后洗牌,随机抽一张检测回顾;也打开书本,任选一页做上面的题目。

  查理·芒格说过一句经典的话:在手里拿着一把锤子的人眼中,世界就像一个钉子。

  工作和生活中,大多人总试图以一种思维模型来解决问题,而其思维往往只来自某一专业学科,但是为了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你必须知道各种重要学科的重要理论,建立自己的多元思维体系和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