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上的战争:吴三桂重创南明4万大军,南明政权再现危机

电视资讯 浏览(724)

?

  顺治九年,孙可望在将永历帝裹挟到安龙府之后,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扩张计划。

  在此之前,孙可望的势力已经渐渐形成了以贵阳为中心,以川南、湖南两翼为屏障的最大反清势力,可以说是势力庞大。孙可望的势力染指川南,让清廷极为的震动,川南之地可以说是汉中、陕西两地的天然屏障,如果孙可望的势力继续朝着四川境内北上侵袭,那些汉中、陕西两地也许也会受到孙可望的威胁。

  

  战局的扭转让清廷一度头疼,为了能够彻底解决孙可望侵入川南的势力威胁,多尔衮下令让吴三桂、李国翰征调帐下大军前往四川稳定战局。吴三桂、李国翰带领大军从汉中出发,进入四川境内,将军队驻扎在了保宁,随后开始南下收复了成都、眉州、嘉定、合州、重庆、叙州。

  

  孙可望的少数兵力退守到了永宁。

  远在贵阳的孙可望没有想到清军的攻势如此之猛,孙可望当时正在湖南征战,军队主力几乎都在湖南前线战场和清军对峙。

  川南之地的丢失,让孙可望不得不考虑分调兵力进入四川。为此,孙可望下令让抚南王刘文秀带领五万大军从贵阳分兵三路,从建昌、永宁、彭水分别进入川南抵挡清军的进攻,并且收复被清军抢占的城池。

  

  吴三桂眼刘文秀带领着五万大军朝着四川南部扑杀过来,遂下令让大军北撤,从绵州、广元一路撤退到了保宁。

  至此,四川南部的大多数的城池再一次进入了孙可望的势力范围。

  吴三桂在退守保宁之后,将所有的大军都屯集到了这座城池中,刘文秀兵锋迫近,很快就带领大军将保和城团团围困起来。

  吴三桂之所以要选择这座城池,是因为保和的地理环境比较特殊。

  保定城的东面、西面、南面均被嘉陵江所环绕,这座城池真正能够攻打的地方也只有北面的城门,可是北面的城门被吴三桂调集重兵把守,刘文秀想要从这里作为突破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在川南之地节节胜利的刘文秀早已经被眼前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为了能够彻底攻下保宁城,将清军盘踞在川北一带的势力彻底从四川连根拔起,刘文秀下令将外围的葭萌关、梁山关两处关口分兵驻守,切断了吴三桂逃出保宁,奔袭汉中的退路。

  

  同时,刘文秀亲自统帅五万大军搭桥渡河逼近保宁,将主力部队几乎全部屯集在了保宁的北城门。

  刘文秀的大军逼近让困守在保宁城的吴三桂颇为忌惮,可是在城中的吴三桂很快看出了刘文秀大军的劣势所在。因为刘文秀为了尽快拿下保宁城,下令军队搭桥渡河分散驻防在保宁城的外围,同时将主力屯集到了北城门。

  这也意味着吴三桂可以寻找敌人防守薄弱的驻地进行主动攻击,而且刘文秀下令部将背靠浮桥列阵,一旦大军被吴三桂的敌军冲垮,这些浮桥前面的大军怎么退?

活路,他们唯一的活路就是拿下保宁城。

  刘文秀此举也注定了这五万大军的悲剧命运。

  大军在将保宁城团团包围起来之后,开始下令攻城。吴三桂看着不断进攻的大军,等到攻城军队疲乏之时,突然带兵杀出了城外,张先壁的大军被瞬间冲垮,攻城大军的阵势被吴三桂冲垮,整个保宁城中的清军几乎在瞬间全部出城反攻。

  

  刘文秀的大军开始渐渐溃败,可是因为渡河浮桥被砍断,大军又无法渡过江水,整个攻城军队掉入江水者数不胜数。

  刘文秀眼看战局已经被吴三桂扭转,只能带领为数不多的残兵退回了贵阳。

完美的防御战线。

  

  可是在李定国在衡阳打破清军,稳居衡阳之后,孙可望害怕李定国权势太大,功勋卓著,开始有意的削减李定国的势力。同时下令让李定国帐下的冯双礼、马进忠带领退守宝庆,准备解除李定国的军政大权。

  孙可望亲下军令让李定国前往武冈商议军事,等李定国前往武冈路上的时候,突然收到来信说孙可望将要诛杀他,李定国带领军队火速掉头南下,逃离了武冈。孙可望听到消息之后急忙派兵前去追杀,终究还是让李定国出逃广西平乐。

  

  此时的李定国已经明白,孙可望已经将自己视为威胁他权力的最大敌人,李定国干脆直接放弃了衡阳、永州,进入了广西境内。

  南明政权两大势力的倾轧再一次给了清军可趁之机,清廷下诏让屯济为定远大将军趁势收取永州,出兵攻占宝庆。孙可望听到清军进攻的消息之后,赶紧下令加强防守。

  当时的孙可望的军队驻守在周家铺的山顶之上,看到清军的大军逼近,便从山顶上借力冲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天降大雨,士兵的阵势瞬间大乱,被山下的清军骑兵重创。

  定远大将军屯济趁势攻占宝庆,孙可望屯集在宝庆的十万大军受到重创,湖南战局也开始扭转之下。

  

  如果没有孙可望的逼迫,李定国可能不会远走广西。也许那个时候,南明势力就可以以贵阳为中心,出兵湖北、江西,徐徐北上推进战线,将兵力推进到长江防线上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如今,在南明政权指头正猛的时候,孙可望却开始了内部的倾轧和争权夺利。

  而且,从四川败北的刘文秀也被孙可望勒令解除了兵权。如此一来,曾经孙可望身边最有能力的两股势力彻底被孙可望亲手瓦解。

  南明这股势力,它的战斗力之强让清军都为之忌惮,可是每每在南明势力稳定战局之后,总有那些嚣张跋扈的武将利用统兵之权相互倾轧。不仅仅是此时,就连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南明政权依旧是如此的态势。

  乱世之际苦苦挣扎的南明政权,生存还是毁灭?

  这也许真的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顺治九年,孙可望在将永历帝裹挟到安龙府之后,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扩张计划。

  在此之前,孙可望的势力已经渐渐形成了以贵阳为中心,以川南、湖南两翼为屏障的最大反清势力,可以说是势力庞大。孙可望的势力染指川南,让清廷极为的震动,川南之地可以说是汉中、陕西两地的天然屏障,如果孙可望的势力继续朝着四川境内北上侵袭,那些汉中、陕西两地也许也会受到孙可望的威胁。

  

  战局的扭转让清廷一度头疼,为了能够彻底解决孙可望侵入川南的势力威胁,多尔衮下令让吴三桂、李国翰征调帐下大军前往四川稳定战局。吴三桂、李国翰带领大军从汉中出发,进入四川境内,将军队驻扎在了保宁,随后开始南下收复了成都、眉州、嘉定、合州、重庆、叙州。

  

  孙可望的少数兵力退守到了永宁。

  远在贵阳的孙可望没有想到清军的攻势如此之猛,孙可望当时正在湖南征战,军队主力几乎都在湖南前线战场和清军对峙。

  川南之地的丢失,让孙可望不得不考虑分调兵力进入四川。为此,孙可望下令让抚南王刘文秀带领五万大军从贵阳分兵三路,从建昌、永宁、彭水分别进入川南抵挡清军的进攻,并且收复被清军抢占的城池。

  

  吴三桂眼刘文秀带领着五万大军朝着四川南部扑杀过来,遂下令让大军北撤,从绵州、广元一路撤退到了保宁。

  至此,四川南部的大多数的城池再一次进入了孙可望的势力范围。

  吴三桂在退守保宁之后,将所有的大军都屯集到了这座城池中,刘文秀兵锋迫近,很快就带领大军将保和城团团围困起来。

  吴三桂之所以要选择这座城池,是因为保和的地理环境比较特殊。

  保定城的东面、西面、南面均被嘉陵江所环绕,这座城池真正能够攻打的地方也只有北面的城门,可是北面的城门被吴三桂调集重兵把守,刘文秀想要从这里作为突破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在川南之地节节胜利的刘文秀早已经被眼前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为了能够彻底攻下保宁城,将清军盘踞在川北一带的势力彻底从四川连根拔起,刘文秀下令将外围的葭萌关、梁山关两处关口分兵驻守,切断了吴三桂逃出保宁,奔袭汉中的退路。

  

  同时,刘文秀亲自统帅五万大军搭桥渡河逼近保宁,将主力部队几乎全部屯集在了保宁的北城门。

  刘文秀的大军逼近让困守在保宁城的吴三桂颇为忌惮,可是在城中的吴三桂很快看出了刘文秀大军的劣势所在。因为刘文秀为了尽快拿下保宁城,下令军队搭桥渡河分散驻防在保宁城的外围,同时将主力屯集到了北城门。

  这也意味着吴三桂可以寻找敌人防守薄弱的驻地进行主动攻击,而且刘文秀下令部将背靠浮桥列阵,一旦大军被吴三桂的敌军冲垮,这些浮桥前面的大军怎么退?

活路,他们唯一的活路就是拿下保宁城。

  刘文秀此举也注定了这五万大军的悲剧命运。

  大军在将保宁城团团包围起来之后,开始下令攻城。吴三桂看着不断进攻的大军,等到攻城军队疲乏之时,突然带兵杀出了城外,张先壁的大军被瞬间冲垮,攻城大军的阵势被吴三桂冲垮,整个保宁城中的清军几乎在瞬间全部出城反攻。

  

  刘文秀的大军开始渐渐溃败,可是因为渡河浮桥被砍断,大军又无法渡过江水,整个攻城军队掉入江水者数不胜数。

  刘文秀眼看战局已经被吴三桂扭转,只能带领为数不多的残兵退回了贵阳。

完美的防御战线。

  

  可是在李定国在衡阳打破清军,稳居衡阳之后,孙可望害怕李定国权势太大,功勋卓著,开始有意的削减李定国的势力。同时下令让李定国帐下的冯双礼、马进忠带领退守宝庆,准备解除李定国的军政大权。

  孙可望亲下军令让李定国前往武冈商议军事,等李定国前往武冈路上的时候,突然收到来信说孙可望将要诛杀他,李定国带领军队火速掉头南下,逃离了武冈。孙可望听到消息之后急忙派兵前去追杀,终究还是让李定国出逃广西平乐。

  

  此时的李定国已经明白,孙可望已经将自己视为威胁他权力的最大敌人,李定国干脆直接放弃了衡阳、永州,进入了广西境内。

  南明政权两大势力的倾轧再一次给了清军可趁之机,清廷下诏让屯济为定远大将军趁势收取永州,出兵攻占宝庆。孙可望听到清军进攻的消息之后,赶紧下令加强防守。

  当时的孙可望的军队驻守在周家铺的山顶之上,看到清军的大军逼近,便从山顶上借力冲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天降大雨,士兵的阵势瞬间大乱,被山下的清军骑兵重创。

  定远大将军屯济趁势攻占宝庆,孙可望屯集在宝庆的十万大军受到重创,湖南战局也开始扭转之下。

  

  如果没有孙可望的逼迫,李定国可能不会远走广西。也许那个时候,南明势力就可以以贵阳为中心,出兵湖北、江西,徐徐北上推进战线,将兵力推进到长江防线上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如今,在南明政权指头正猛的时候,孙可望却开始了内部的倾轧和争权夺利。

  而且,从四川败北的刘文秀也被孙可望勒令解除了兵权。如此一来,曾经孙可望身边最有能力的两股势力彻底被孙可望亲手瓦解。

  南明这股势力,它的战斗力之强让清军都为之忌惮,可是每每在南明势力稳定战局之后,总有那些嚣张跋扈的武将利用统兵之权相互倾轧。不仅仅是此时,就连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南明政权依旧是如此的态势。

  乱世之际苦苦挣扎的南明政权,生存还是毁灭?

  这也许真的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